·子夜星网站 >> 古代诗词 >> 【清】严遂成诗集 明史杂咏·序

 
·严遂成诗集·
 

明史杂咏·序

 

【清】严遂成 Yan Suicheng
 

诗集凡四卷 子夜星网站整理录入

  
  



  古者史与诗,异体而同用。周世《尚书》所记,不过数十篇,上自文武,下迄春秋,之中世凡王朝得失,列国盛衰,与夫贤士大夫悯俗忧时,草野中士女讴吟,言志其事,则具备于诗。迨《黍离》降而雅亡,《閟宫》立而颂亡,《株林》赋而风亦亡,诗亡矣!诗亡而史亦亡,《春秋》之所为作。然则诗未亡以前,诗即史也;《春秋》既作以后,史即诗也。自汉氏以来,诗人递起,《文选》所录咏史、咏古、拟古诸篇,何尝不即史为诗?特其以诗为史,可泣可歌,深得三百篇之意。独推工部,又如乐府古题,初皆寔有其事而言其情。后人拟者,亦必稍仿其意,又岂非以史为诗者耶!工部不拟古题,而能成乐府,此其所以为诗史也。囊者词科之役,吾浙荐举,先得十人,皆史才,而海珊先生为举首,海内翕然推之。及临轩召试,而先生顾以艰归里,海内莫不叹其才之奇而不获为史也。乃先生淡然不以介意,𩒊宰剧邑,用儒术饰吏治政事,暇即读书著述以自娱。岁丁卯,余服阕补官,先生遥寄一编,则咏明史,古今体也。先生既不获为史,因以其史之具尽发于诗,余读之欲歌欲泣,其诗即其史也。高者欲攀工部,次亦平视记室,诸公较西涯新乐府何多让焉。先生以余尝校明史索余序,余不得辞,为书古人诗史同用之义,以復之时。

            乾隆十二年孟秋年弟天台齐召南拜撰


  〖按〗齐召南(1703年-1768年),字次风,号琼台,晚号息园。浙江天台人。清代文吏。幼有神童之称,善书法,精于舆地之学。曾参修《大清一统志》,著有《水道提纲》《宝纶堂集古录》《宝纶堂文钞诗钞》《齐太史移居集》《琼台集》《历代帝王年表》《后汉公卿表》等。
  西涯新乐府:杨维桢之后,咏史乐府诗人首推明初茶陵派人物李东阳。李东阳(公元1447—1516年),字宾之,号西涯。

 

四库全书总目提要


  国朝严遂成撰。遂成字海珊,乌程人。雍正甲辰进士,官云南知州。

  咏史之作,起於班固,承其流者,唐胡曾、周昙皆用近体,明李东阳则用乐府体。遂成此编,赋明一代之事,古体、近体相间,故名曰《杂咏》。严震直一首,力辨史彬《致身录》之诬,虽子孙之词,实则公论。至于刘三吾一首,谓太祖欲立燕王,为三吾所阻,酿靖难之祸,不为无见。至“周公、成王本一家,事犹贤於王莽篡”句,则谬矣。姚广孝二首,盛推其功,比以萧何、李泌,且有“特地开科长取士,不知漏落几多人”句。王越、王骥、王琼三首,谓三人之交结宦侍,乃借其阴助以济国事,非为身家之计,比之郭子仪之俯仰鱼朝恩,持论皆有意抑扬,故翻定案。李梦阳一首,词多诋斥。并有《附记》曰:北地虽非西涯门人,然如王九思以仿“西涯”体中选。其馀诸子。多有亲承指授者,皆夺於北地之焰,改辕背之,犹之北地背之也云云。夫文章公器,各自成家,原非为植党报恩之地,况梦阳与东阳本风马牛不相及,而忽坐以背东阳之罪,尤未免深文锻炼,踵明末门户之旧论矣。



  

  
  

 
子夜星网站
Personal Website. 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.Copyright ©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