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子夜星网站 >> 古代诗词 >> 诗词掇英 >> [宋]梅尧臣《放鹊》辞·译注



 

放鹊·并序〔译注〕

 

原辞/〔北宋〕梅尧臣 译注/璞如子 2015年03月12日 子夜星网站

  【原辞】
 
  乌鹊<1>啄豆于槽,圉夫患之<2>,以机得鹊<3>。其群噪如救,为下上突掠甚急<4>。知不可脱,声益哀。予闵之,命释缚放去,因为之辞<5>。
 

 

鹊为禽之灵智兮,胡蹈机而不知?<6>
为庸皁以困束兮,固性命之将危。<7>
喜远人之至止兮,始屡验以如期。<8>
向何预觉兮,此何自昏?<9>
岂专心以谋食兮,昧目前之祸根。<10>
苟所履必虑患兮,莫若去人远以图存。<11>
屑余秣以致死兮,诚咎尔而无耻。<12>
维群鸣之苦伤兮,使吾心之恻尔。<13>
予测孔孟兮尔自解则艰,皁听予言兮释尔而还。<14>
抚尔呪尔无甚顽,后谁恤尔兮柘弹方弯。<15>

  【注释】

  <1>乌鹊:即喜鹊,因喜鹊大体上为黑色,故而亦称之为乌鹊。过去常有人将“乌鹊”解释为“乌鸦与喜鹊”的合称,并不确切。
  <2>圉[]夫:马夫。 患:憎恶、讨厌。 之:代词,代指前面所言之事。
  <3>机:此指捕捉乌鹊的机关设置。 得:获得。此指捕获。
  <4>群噪:乌鹊群的嘈杂鸣叫。 为:作,呈。 掠:飞掠。
  <5>予:我。 闵:古同“悯”,怜悯。 命:令使。带有强迫性的口气。 释缚:解开捆绳。 因:因而。此字读时有停顿,不要与后面的“为”字连读。 为之:给这件事作……。 辞:诗的一种文体,源于楚辞,亦称“骚体”。
  <6>为[wéi]:是,属于。词义与<7>不同。 灵智:具有灵感和智慧的。 兮[]:辞体中特有的感叹语气助词,相当于今语“啊”。 胡:何,怎么。 蹈:踏进,陷入。
  <7>为[wéi]:被。与后面“以”组成介词短语。表示“被……给以(做以)……”。 庸皁[zào]:即佣皁,又称皁仆、佣仆。“庸”通“佣”。“皁”同“皂”,原指喂马的饲槽,后借指喂马的佣人。又“皂”表示黑色,而古时做粗活的仆人均着黑衣,故“皂仆”又被泛称于所有佣仆身份的人。如《长宁县志》“驱走呼诺,与佣皂伍”。《晋书·陈群传》“或加兵伍,或出皂仆”。 困束:被困住并绑缚。 固:固然,必然。
  <8>喜:此指报喜。据说,喜鹊有预报远地亲友到访的灵感。 远人:远方的亲友客人。 之至:……的到来。 止:于此属语气助词,相当于“之”作语气助词,无实词意义。如《诗经·小雅·庭燎》:“君子至止,鸾声将将。”又如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之。” 始:初始,先前。 屡验:每次都准。 以:以致于,达到。 如期:如期望的那样。
  <9>向:向来,一贯。 何:多么。 预觉:预知,预先感知。 此:此刻。 自:另自,竟自。
  <10>岂:怎,怎能,岂能。 昧:不清,不明。
  <11>苟:姑且。 所:与后面动词结合构成名词性结构。 履:行事,此指行风险之事。 患:不良后果,后患。 莫若:不如。 去人远:离人远些。此言人世险恶,同类尚有不容,何况异类。
  <12>屑:在意,顾。 余:残余。 秣:马料,马的粮草。 诚:实在。 咎:过错,怪罪于。 尔:代词,你。 而:表示偏正关系,相当于“之”、“的”。
  <13>维:维是,由于,因为。通“唯”。 之:于此为动词,表示动向,有“动起”之意。 恻:恻隐,怜惜。
  <14>测:测度,测验,考验。如《国语·晋语》:抑欲测吾心也。 予测:宾谓倒置句,即测验我自己。 孔孟:此指儒家的仁义之心。 自:自当,当然。有异于<9>中“自”的词义。 则:于此属结构助词,相当于“之”“这”。“则”字的这种用法,于古文中也时有所见,一般用在谓语和宾语之间,多起到句子的垫脚作用,并明显有突出后面宾语的效果。如《墨子·备水》“置则瓦井中”(注:有称此“则”为“测”,附会也。),《诗经·齐风·鸡鸣》“匪鸡则鸣,苍蝇之声。” 艰:艰险。
  <15>呪[zhòu]:同“咒”,此意为“咒祝”“祝告”。 顽:此意为“贪”。《孟子·万章下》:“故闻伯夷之风者,顽夫廉,懦夫有立志。” 恤:怜恤。 柘[zhè]弹:柘木做的弹弓。南朝·梁·何逊《拟轻薄篇》:“柘弹随珠丸,白马黄金饰。”梅尧臣的《挟弹篇》:“手持柘弹霸陵边,岂惜金丸射飞鸟。” 方弯:意为弹弓正在拉开。〔按〕古代的弹弓与近代的弹弓略有区别:是选用弹性很强的竹条或柘木枝条作弓架,使用时靠筋条与弓架的协同弹力发射,故而拉开时弓架是弯曲的。

  【译文】

  〔序〕喜鹊常来马槽中啄食豆子,马夫对此感到讨厌,便设下机关将一喜鹊捕获。它的群伙嘈杂着像似来施救,猛然作上下飞掠之状煞是紧急。当知道不可救脱,鸣叫之声越加悲哀。我可怜它们,令使马夫解开绑绳放走喜鹊,因而为此作辞。

  〔辞〕喜鹊是飞禽中有灵感和智慧者,怎么会踏入机关陷阱而不知晓?如今被马夫拘拿绑缚,当然将有性命之忧。你能为远客到来而预先报喜,当初屡次灵验正如所期。向来是何等的有预知之明啊,此时怎么就单单地犯了糊涂?岂能埋头谋食不探路,罔顾眼下这危机四伏?当然,姑且凡所行事都必须考虑后患,还不如离人远着点来自图生存。若贪恋一点残余的马料招致丧身,实在是归咎于你没有耻辱之心。由于你的伙伴们痛苦忧伤的鸣唤,使我对你动了恻隐之念。我检测自己的孔孟之仁,你自当解除这场灾难,仆人听从了我的劝告把你放还。我抚摸着你并祝告你不要太贪,以后有谁再会把你可怜,小心那弹弓正拉得弯弯!

  【译注随笔】

  梅尧臣的诗以写实著称,虽说是写实,但并非直板,其诗中反映出来的心理活动和议论往往是精彩的,而又常能使人回味到他的笔外之音。这首《放鹊》辞,便是梅诗中典型的代表作之一。
  这首《放鹊》辞,以对喜鹊的褒赞和发问起笔,围绕那只喜鹊的被人抓,喻示了一个“贪”字的教训。“谋食”本在情理之中,若涉足不该到的境地,又“专注”于贪食而罔顾身边的凶险,由此引来“性命之将危”,可谓是抱着聪明犯贱,咎由自取了。毕竟贵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远离是非之地,自我珍重,才是安身立命之本。表面上看,这首辞除记事外,似乎写来训诫喜鹊的,然而真能看得到、听得懂这首辞的却并不是它们,作者的笔外之意亦在于此。诗中那句“苟所履必虑患兮,莫若去人远以图存”,其实这也正是梅尧臣自己的人生信条。“去人远”一意,亦并非尽是消极的,概指祸端而已。你想,成天涉足于风险之事,以致寝食难安,这哪叫图生存?梅尧臣虽仕途乖违,却恪守本分,宁愿受贫,从不涉足官场之险诈,这也是难能可贵的。
  楚辞类体,于梅尧臣诗集中并不多见,但这一首写得娴熟古朴,言简意赅,足见其文墨功夫不俗。
  (2015.03.10)
 
 
  --- 相关资料 ---
 
  北宋·梅尧臣 (1002-1060)
 
  字圣俞,北宋著名现实主义诗人。宣州宣城(今属安徽)人。宣城古称宛陵,故世称宛陵先生。初试不第,以荫补河南主簿,连任三县主簿之后例升知县。50岁后,于皇祐三年(1051)始得宋仁宗召试,赐同进士出身,为太常博士、国子监直讲,累迁尚书都官员外郎,故世称“梅直讲”“梅都官”。梅尧臣入仕之后,曾胸怀大志,其原名“圣俞”,后改“尧臣”,意为立志要做个圣明君王的贤臣,然而他却没能遇到圣君。生平喜交诗友,远离奸险豪富,与欧阳修堪称知己,民间口碑甚佳。曾参与编撰《新唐书》,并为《孙子兵法》作注,所注为孙子十家著(或十一家著)之一。有《宛陵先生集》60卷传世。
 
 
  -- 相关链接 --
  ◇ 梅尧臣诗集

  


  
 
 
 
  
  

子夜星首页
Personal Website. Created by Midnight Star .Copyright ©.